Part 2

Q: 做好的科研项目需要信心。信心从哪里来?

A: 如果决定选个很好的题目做,信心真的非常重要。不过我觉得真正的信心只有一个来源–自信心。我曾经希望能从导师或其他资深的人那里得到肯定,从而获得信心。现在领悟到这样的信心不会很有意义。你为什么觉得有某个idea非常有希望?大多是因为你有一个直觉,认为其他人没有这样想过。多数情况下你没法用语言表达这个直觉。既然没法表达,别人就很难获得你的直觉。假设我的研究主任现在告诉我这个idea肯定能做出来,那就有两种情况:(i) 如果他能具体列出一二三四条原因证明为什么这个idea一定能做出来,我应该会相当失望,而且不再愿意做这个idea了。你想,我原先很为之激动的idea, 居然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为什么一定能做出来,那我真正把它做出来又能说明什么?(ii) 如果他不能具体证明这个idea一定能做出来,那么很大程度上他说的仅仅是“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出来。”实际上这个问题还是推给了我:我自己相信我做得出来吗?

Q: 怎么看待博士学位?

 A: 获得博士学位可以算是人生履历的一个挺重要的元素。不说别的,光是花费的时间就够significant,一般是5到6年。我回忆自己获得博士学位的那些年,觉得有很多美好的感觉,自己在科研上确实上了一个层次。这个经历应该会影响我的一生。

不过,获得过博士学位其实和当年当过兵、插过队类似,别把学位本身太当回事。以下分情况讨论几种case:

(1) 博士把博士学位太当回事。我曾经在与几位在大学任教(当然都是博士)的朋友聊天。我们都是研究security的。我们谈到了软件中为什么总是有security bug。不止一位朋友说,“绝大多数programmer水平不高。他们几乎都是学士和硕士。”我不同意这种说法。programming skill与是否有博士学位没有什么关系。(如果非要说关系,我甚至更相信有“反比”关系 — 我相信有一部分博士连Tower of Hanoi和matrix multiplication之类中学生都会的程序也写不出来。)博士如果对“非博士制造”的东西不屑一顾,是不明智的,因为现实世界绝大多数东西是“非博士制造”。头脑被困在象牙塔里的博士很难找到有现实意义的课题,因为他们会觉得这些问题不高深,无非是些“非博士”们没能力在“博士”们的高度看清问题的本质。我觉得想做好的研究,肯定要走出象牙塔,看看复杂、无序和带有各种限制条件的“非博士制造”的现实世界,这才是看清问题的本质。别把博士帽当成孙悟空的头箍来戴。

(2) 准博士把博士学位太当回事。我在做低年级博士生的时候觉得博士学位很值钱。后来,当我在邮箱中拿到博士证书的时候,我感觉到那就是一件除了我家人以外没有人有兴趣看的纪念品。让我真正为之奋斗多年的不是学位,而是对于从事科研工作的能力和勇气的积累。

(3) 非博士把博士学位太当回事。说白了,博士学位仅仅证明了一个人在一个或几个教授指导下做了几年研究,而且合格了。不要对博士学位有更多的解读,比如“很博学”,“很聪明”,“理论造诣很高”,甚至“他/她是计算机博士,你的电脑坏了他/她一定知道怎么修”, 等等。 

Q: 你导师给你的最有意义的指导是什么?

A: 我的导师在fault tolerance圈子很有名。他是ACM和IEEE的会士。这样的大教授通常很难指望他在具体项目上有什么真正insightful的指导,但是回想那些年,我觉得有两点深刻影响了我的研究。我很感激和佩服他。

第一,很多博士生想夏天去公司实习,他们的导师们不太乐意。理由是“影响科研进度”,“学不到东西”之类。如果导师开恩,一个学生在整个博士生期间也许可以做一两次实习。我的导师恰恰相反。他相信实习非常有益。每年春天,他都给学生们推荐实习机会。最极端的是,每年都有一次全组的会,会上每个人报告夏天将要去哪里实习。说“我不想去实习”的学生要说明为什么,然后他再严肃地教育一番。结果我博士生期间每个夏天都做实习。接触不同的人、做不同的项目,收获很多。尤其是体会到做系统研究应该着手实际问题。这方面公司的研究院有比较明显的优势。

第二,他特别强调要多“看”。他给一个学生an exciting project,往往不是因为他有了什么巧妙的想法,而是因为他找到了(或弄到了)一堆关于实际系统的数据,他很想分析。他曾经让我看securityfocus.com上的bug reports(当时有6500多个),做综合的分析。他觉得这个课题很有意义,我当时觉得太没劲了。我曾问他“我们有什么具体思路呢?有了好的思路后看这些reports才有目的性。”他说“我们还没有什么好的思路,所以我们才要努力地看。我的经验是看得多了就会有思路。”我当时挺不以为然:这叫什么指导?不过我还是坚持下来。渐渐地,我看得越来越快,而且有时一个新的report可以联想到几个旧的,它们不再是完全杂乱无章的。回想这个阶段,我觉得它给我后来的课题打下了基础。我现在相信了“看得多了就会有思路”的说法。

做系统研究,看、想、做和辩都是需要的。为什么我导师特别强调“看”呢?也许是因为不少学生经常忽视它,而陷入到胡想、傻做和穷辩的境地。当你头脑里没有一定数量的活生生的例子,你有什么可想的呢?就算有了一个想法,但你的知识捉襟见肘,你怎么知道它好不好?这种时候,千万别开始做,应该接着看。还有一点,“看”对“辩”很有好处。我在开题答辩时有个教授说,“你提出的方法不太行啊。如果情况是这样这样加上那样那样,你的方法是无效的。”他说的是对的。幸好我对所涉及到的例子比较熟。我很肯定地告诉他,“您说的是对的。不过我看过了大约20个此类例子,没有一个有您说的‘这样这样加上那样那样’的情况。”我觉得他对我的回答是认可的。很多时候,答辩并不是看你想得是否complete,而是你能不能论证它的significance,毕竟我们不是做理论研究的。教授们不太熟悉你的研究领域,因此更可能天马行空地发问。你若没有倚仗自己看的实际东西比他们多,而被他们揪住一起论道,那就有些囧了。

Advertisements
此条目发表在关于科研工作的闲谈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